疯狂在朋友圈营销的王小帅,真的不在乎票房吗?

时间:2019.03.28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流森
品道王小帅:创作者不应该去想票房 电影有它自己的命运 时长:05:07 来源:电影网

品道王小帅:创作者不应该去想票房 电影有它自己的命运收起

时长:05:07建议WIFI下打开


1905电影网专稿 “不是哭戏不是哭戏不是哭戏”。


3月12日,王小帅发了这么一条朋友圈。



那会儿,离《地久天长》全国点映还有两天。


时隔一天,以哭戏为主要宣传点的电影《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全国上映,并很快成为票房黑马,直指10亿票房大关。但与此同时,《地久天长》票房才刚突破3500万。


截至发稿,《地久天长》票房为3580.3万


坦白说,不应该去想这些东西”,这是王小帅自己如今的答案。


比起4年前,《闯入者》上映的时候,他已经温顺了很多。


当初,和它同档期的是电影《速度与激情7》,后者拿下了24.26亿票房,成为当时中国电影市场的票房冠军,《闯入者》的票房为1003.5万。王小帅在微博发文,直言“这可能是商业片最好的时代,也可能是严肃电影最坏的时代”。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指责他的偏激,指责他的不忍。


但也是那一年,同为严肃电影的《刺客聂隐娘》票房突破6000万,小成本处女作《心迷宫》票房收获近1100万……越来越多的严肃电影在市场上被人记住。


《地久天长》上映至今,票房已经打破了王小帅自己过往的票房成绩,“其实每次拍完戏,我虽然很无力,无奈,但是该宣传的我都去做。”说完之后,他又想了想,“可能有一天,有部电影让你碰到更多共情时,电影票房就不一样了吧。”


我自己觉得,观众能在《地久天长》中,找到很多的共鸣点。


“隐忍”

                         

隐忍,是《地久天长》关键的核心之一。


坦白说,比起之前的“三线三部曲”,王小帅变温柔了很多。但即便如此,王小帅依旧还是“愤怒”的,他一口气将三十几年的社会变革都浓缩进了175分钟里。


“三线三部曲”:《青红》《我们》、《闯入者》


第一次媒体看片的时候,片方问最多的问题就是,“这样的节奏看,175分钟长吗?”每个观众都有自己的看法,诚然,作为创作者,这是王小帅极具野心的一次。


但是作为制片方,这同样是最冒险的一次。上一次,中国电影市场上,全国公映时长超170分钟的电影,还是2014年的《黄金时代》



179分钟的《黄金时代》上映首日,全国排片8.3%,而5年过去了,175分钟的《地久天长》即便有两尊银熊加持,以及王源这类流量小生加盟,首日排片仅有6.6%。


这一次,王小帅没有再发声。


作为投资方伙伴,于冬在发布会上,为王小帅请来了各大院线的排片经理,为他呼吁排片,更是豪言要“冲击6亿”。


于冬(左三)出席《地久天长》发布会


于冬说,“中国都已经一万家电影院了,难道还容不下王小帅的电影?


如今面对结果,十分之一的目标都仍未达成。但是比起王小帅过去走上院线的5部作品来说,这次的票房成绩是次不错的进步。4年前,王小帅刷屏呐喊“请挺我”;4年后,他说,“每个电影在市场上的命运都不一样”。


可见,比起《闯入者》宣传期的愤怒,这次的王小帅释然很多。


变温柔的王小帅,再一次面对市场表现时,只是回应“虽然现在90后可能不爱看《地久天长》,但回头到了30岁时,或许会想看。”



回过头来,再看于冬的那句反问句,“容得下吗?”


答案是肯定的,王小帅过往的影片中,票房最差的是电影《左右》,即使同样有银熊奖杯加持,票房不过百万。


再到如今,票房超3000万的电影《地久天长》,至少这个市场还是善待他的。


“边缘”

                         

作为创作者,王小帅习惯就着自己的“不商业”和“现实主义”的元素,自我定义成电影圈的边缘人物,“不能观众不爱看,就完全放弃现实主义题材的电影,这个东西必须存在的。”


没有欲望啊”,甚至,他有点排斥自己往中心走,“其实往中心走,往往会失去很多自我的东西”。


王小帅一直希望自己能保持这种做电影的态度,对他而言,排斥走向中心,并不代表放弃探索,他还是依旧在自己坚持的中心点周围开拓。



话是那么说,但是王小帅在商业性上,一直有他的B面。


王源、高圆圆乔任梁……在他过往电影的选角上,总是会有一些让观众惊讶的角色。但是王小帅自己不以为然,“合适就行”。


就《地久天长》来说,他对刘星的一角,有过其他的选角想法,但诸多原因没有合作成。当大家介绍王源的时候,他都没有概念,也不知道什么是流量。



合作之后,他实打实地被吓了一跳,“竟然还有粉丝包机来探班,太厉害了!”这些行径从来没出现在王小帅自己的生活中。


即便站在发布会台上,他是吸引聚光灯的大导演,但是活动结束,他依旧是那个胸前挂着标志性的胶片相机,跟随三五好友下馆子喝口酒的常人。


这就是属于王小帅电影之外的生活。


结束了《闯入者》的拍摄之后,他很快开始了《地久天长》的创作。与此同时,他自己也拿着相机,跑遍中国各个犄角旮旯,看尽老百姓的生活,完成了自己的纪录片《我的镜头》。


《我的镜头》中的王小帅


“这都不是一个纪录片,是一场个人旅行仪式的影像作品。”


确实,相对他自己来说,这更像是自己50余年来,生活的一种投射。


他在散文《薄薄的故乡》中,用文字讲述了自己成长中的漂泊感,以至于一直以来,他始终无法把某个地方看作自己根深的故乡。但是回过头来看,“中国的变化太急剧了,好像需要用一些东西来见证。”


于是,有了《我的镜头》,有了《地久天长》。


“市场”

                         

王小帅还是在保持着自己的创作态度,但不管如何,他还是要面对市场。


事实上,王小帅在拍摄《闯入者》前,是希望拍一部可以有高票房的商业片。但是自我纠结中,他选择了自我。


《闯入者》之后,王小帅成立了冬春影业。


王小帅在第19届上影节期间举办“冬春之夜”发布会,图为梅婷与王小帅合影


他自己不愿意拍摄商业类型电影,公司立项的电影项目却走起了商业路线,他本人也成为商业项目的监制。


在他过去的监制履历中,曾有一部运动题材的电影——《击战》。为了这部电影,他就找来了好友王景春,搭档羽毛球世界冠军鲍春来。


《击战》原片名《我是英雄》,由王景春主演


但是结果,票房和口碑通通扑街。


2016年,在公司成立之时,除了宣布《地久天长》之外,片单里还有一部由新人导演袁菲执导,王小帅监制的商业喜剧动作片《生朋硬友》


随后,他又在FIRST青年影展的创投会上,看中了心仪的项目。


《生朋硬友》至今没有下文,而另一部严肃电影《老兽》,当时只是在创投会酒会上,导演周子陽借着酒劲问王小帅,“小帅导演,您要不要给我们做监制?”


王小帅便说,“我不光要给你们做监制,我们冬春电影,还要给你们拉投资。”


最后,《老兽》不仅拿下2017年两座金马奖杯,而且最终也走上了院线。


《老兽》男主涂们获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我是一个制片人的话,可能在要求上会不一样,还是会从公司的行为去做这件事情”,他希望这些有才华的导演在做作者电影时,“鼓励他们第一次要有那种奉献的精神去做一个片子”。


市场对于王小帅,是暧昧的;而王小帅对于市场,是矛盾的。


他有自己的坚持,也有自己的渴望,更有自己的急迫。如果4年前,他对于《闯入者》是“过于乐观”,那么如今这个内容为王的口碑市场,他自然对《地久天长》有所期待。


王小帅的朋友圈


如今,王小帅没有停止在朋友圈的自我宣传,《地久天长》或许最后能突破4000万,向5000万大关迈进。但是即便如此,他对市场的“念想”,可能还需一段时间来补充吧。


文/流森

巴黎圣母院
恐怖

巴黎圣母院

文豪雨果经典著作

菊豆
经典

菊豆

巩俐颜值巅峰之作

我愿意I Do
喜剧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两帅男

火烧圆明园
剧情

火烧圆明园

慈禧上位国宝遭焚

杨贵妃
爱情

杨贵妃

大唐盛世一代宠妃

《让子弹飞》川话版
剧情

《让子弹飞》

三影帝爆笑飚方言

葡京彩票 鼎盛彩票 大运彩票 葡京彩票 鼎盛彩票官网 大运彩票 苹果彩票 鼎盛彩票 大运彩票 秒速赛车平台